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8th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1)伴隨客人或長輩來到電梯廳門前時:先按電梯呼梯按鈕。轎廂到達廳門打開時: 若客人不止1人時,可先行進入電梯,一手按「開門」按鈕,另一手按住電梯側門,禮貌地說「請進」,請客人們或長輩們進入電梯轎廂。 (2)進入電梯後:按下客人或長輩要去的樓層按鈕。 若電梯行進間有其它人員進入,可主動詢問要去幾樓,幫忙按下。 電梯內可視狀況是否寒暄,例如沒有其它人員時可略做寒暄,有外人或其它同事在時,可斟酌是否必要寒暄。 電梯內盡量側身面對客人。 (3)到達目的樓層:一手按住「開門」按鈕,另一手並做出請出的動作,可說:「到了,您先請!」。 客人走出電梯後,自己立刻步出電梯,並熱誠地引導行進的方向。

| 27th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一、講出來 尤其是坦白的講出來你內心的感受、 二、不批評、不責備、不抱怨、不攻擊、不說教 批評、責備、抱怨、攻擊這些都是溝通的劊子手,只會使事情惡化。 三、互相尊重 只 有給予對方尊重才有溝通,若對方不尊重你時,你也要適當的請求對方的尊重,否則很難溝通。 四、絕不口出惡言 惡言傷人,就是所謂的「禍從口出」。 五、不說不該說的話 如果說了不該說的話,往往要花費極大的代價來彌補,正是所謂的「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病從口入,禍從口出」甚至於還可能造成無可彌補的終生遺憾哩!所以溝通不能夠信口雌黃、口無遮攔,但是完全不說話,有時後也會變得更惡劣。 六、情緒中不要溝通,尤其是不能夠做決定 情緒中的溝通常常無好話,既理不清,也講不明,尤其在情緒中,很容易衝動而失去理性,如:吵的不可開交的夫妻、反目成仇的父母子女、對峙已久的上司下屬。。。尤其是不能夠在情緒中做出情緒性、衝動性的「決定」,這很容易讓事情不可挽回,令人後悔! 七、理性的溝通,不理性不要溝通 不理性只有爭執的份,不會有結果,更不可能有好結果,所以,這種溝通無濟於事。 八、覺知 不只是溝通才需 要覺知,一切都需要。如果自己說錯了話、做錯了事,如不想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時,最好的辦法是什麼?!「我錯了」,這就是一種覺知。 九、承認我錯了 承認我錯了是溝通的消毒劑,可解凍、改善與轉化溝通的問題,就一句:我錯了!勾銷了多少人的新仇舊恨,化解掉多少年打不開的死結,讓人豁然開朗,放下武器,重新面對自己,開始重新思考人生,甚至於我是誰??在這浩瀚的宇宙洪流裡,人最在意的就是〝我〞,如果有人不尊重我、打壓我、欺負我或侮辱我時,即使是親如父子,都可能反目成仇,偏淚一點的,離家出走還算什麼,死給你看的例子都屢見不鮮哩! 十、說對不起! 說對不起,不代表我真的做了什麼天大的錯誤或傷天害理的事,而是一種軟化劑,使事情終有「轉圜」的餘地,甚至於還可以創造「天堂」。其實有時候你也真的是大錯特錯,死不認錯就是一件大錯特錯的事。 十一、讓奇跡發生 如今自己願意互相認錯,就是在替自己與家人創造了天堂與奇跡,化不可能為可能。 十二、愛 一切都是愛,愛是最偉大的治療師。 十三、等待轉機 如果沒有轉機,就要等待,急只會治絲益棼,當然,不要空等待成果就會從天下掉下來,還是要你自己去努力,但是努力並不一定會有結果,或捨本逐末,但若不努力時,你將什麼都沒有。 十四、耐心 等待唯一不可少的是耐心,有志者事竟成。 十五、智能 智能使人不執著,而且福至心靈。

| 26th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表情,即面部表情,是指頭部(主要是臉部)各部位對於情感體驗的反應動作。它與說話內容的配合最便當,因而使用頻率比手勢高得多。達爾文在《人類與動物的表情》一書中指出,現代人類的表情動作是人類祖先遺傳下來的,因而人類的原始表情具有全人類性。這種全人類性使得表情成了當今社交活動中少數能夠超越文化和地域的交際手段之一。 笑與無表情是面部表情的核心,任何其他面部表情都發生在笑與無表情兩極之間。發生在此兩極之間的其他面部表情都體現為這樣兩類情感活動表現形式:愉快(如喜愛、幸福、快樂、興奮、激動)和不愉快(如憤怒、恐懼、果敢、痛苦、厭棄、蔑視、驚訝)。愉快時,面部肌肉橫位,眉毛輕揚、瞳孔放大,嘴角向上,面孔顯短,所謂「眉毛鬍子笑成一堆」;不愉快時,面部肌肉縱伸,面孔顯長,所謂「拉得像個馬臉」。無表情的面孔,平視,臉幾乎不動。無表情的面孔最令人窒息,它將一切感情隱藏起來,叫人不可捉摸,而實際上它往往比露骨的憤怒或厭惡更深刻地傳達出拒絕的信息。 微笑,真誠的微笑是社交的通行證。它向對方表白自己沒有敵意,並可進一步表示歡迎和友善。因此微笑如春風,使人感到溫暖、親切和愉快,它能給談話帶來融洽平和的氣氛。 常用面部表情的含義:點頭表示同意,搖頭表示否定,昂首表示驕傲,低頭表示屈服,垂頭表示沮喪,側首表示不服,咬唇表示堅決,撇嘴表示藐視,鼻孔張大表示憤怒,鼻孔朝人表示高興,咬牙切齒表示憤怒,神色飛揚表示得意,目瞪口呆表示驚訝,等等。

| 22nd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峰很優秀,峰憑自己的能力真的實現了他五年打進省城的願望。一個不算名牌學校出來的大學生憑借深厚地文字功底,從一個鄉鎮事業單位連續三級跳。第一次峰考入市委宣傳部公務員;第二次峰又考進省廳;第三次峰又考入省政府。是的,峰驕傲,因為峰的能力得到驗證,峰值得驕傲。   那年上學,送峰去學校報到時,天空下著淅瀝的秋雨,當哥的我和父親二人背著大包小包,寧可濕了自己全身,在秋風中悚悚發抖,也要把峰的衣服,峰的被褥,安全無樣的遮蓋在雨淋不著的地方。   學校體檢身體,怕峰眼睛近視太深,過不了關,哥站在峰身後極力的辯認,盯緊醫生拿指示棒的手,給峰小聲提示;量身高時,父親拍著峰的後背一遍遍囑咐,站直一點,站高一點,明知身高也不妨礙上學,但心中還是怕峰橫出意外。   父親七十多歲了,酷愛讀書看報,當峰在省報文藝副刊發表了文章,父親看到峰的名字,因為文筆太老道,名字雖然是峰的,還是不敢相信是同一個人,囑哥打電話快問一問,哥為有你這樣的兄弟自豪。父親為有這樣的兒子驕傲。地位的提高,環境的改變使峰整個人生觀很快地變了。峰不願意回家鄉的小城,逢年過節去對像家,那是一個有山有水的中等城市。   峰每年大年三十回來,初三就要返回,年夜飯沒有了過去的無拘無束,兄弟間突然變得冷淡起來。家鄉的規矩峰一點都不懂了,一不給父母敬酒;二不給哥嫂端杯;峰板著臉自顧自,不發一言,吃喝自如,難於接近。哥使眼色讓峰給老人敬酒,老人拽峰衣角讓給哥嫂喝-杯,峰我行我素裝作看不見,本來全家過節吃的是團圓飯,要的是喜慶氣,但峰這個從省城來的「官人」打破了家的歡樂,帶來不是寧靜祥和,而是淡漠隔駭。   峰認為這個小城要山無山,要水無水,發展緩慢,不屑一顧。動不動就一臉不屑地對哥說,在這個窮地方混有什麼意思?但哥要面對現實,哥年齡都已近五十的人了,沒有上過大學,到大城市以什麼本錢可以立足呢?全家出了峰一個大學生,哥對峰的希望有多深、有多大、有多遠只有哥知道?   峰結婚時,雖是中等城市買房,也要幾十萬元。母親連去幾次,把家裡積蓄全部給了峰,又從哥、姐那裡操辦了10多萬元。為什麼?因為峰是弟弟、峰是親人,血緣關係!   峰考入省府,給人當秘書,迎來送往,車接車送,風光無限,但哥還是勸峰為人要低調,辦事不要過份。哥送孩子上學到峰辦公室去了一次,峰拉開櫃子讓他看滿櫃子的軟中華、至尊、黃鶴樓高檔煙,峰譏笑哥說,你什麼時候給我送兩條好煙,譏笑哥穿的不好,譏笑哥肚子鼓凸沒有風度,譏笑哥像個土財主。-顆湮沒給,峰抽他的軟中華,哥抽他的迎客松。哥當場忍住心酸,路上淚終溢出眼匡.回到旅社哥就和孩子一起睡了。但峰打電話硬逼著哥一塊去吃飯。   金壁輝煌的大廳,五星級的飯店,環境清幽,燈光旖旎。這頓飯哥卻吃的別彆扭扭。峰學校研究生同學、政界的、商界的精英,-個個瀟灑風流,高談闊論、揮金如土,下樓時,峰對哥說,這頓飯你知道多少錢嗎?不算酒錢8000多元,峰問哥結的起嗎?哥說:我結不起。   哥從學校返家後,受傷的心多少天過不來,每次酒喝多時,就說峰看不起人,看不起哥,親兄弟非要哥參加那個場合丟那個人幹什麼呢?峰辯解是為了刺激哥,讓哥奮起。   在那光怪陸離的生活中峰忘記了含辛茹苦的老人,又提出和妻子離婚。老人擔心峰走錯路,打電話說峰不聽。元旦峰回來時勸,峰又和父親吵了一通,不歡而散,開車走人……   哥真不知道天下父母培養這樣的大學生,這樣的精英又有何用?沒有讓父母去大城市享一天福,沒有給家庭帶來安全感,還時時讓老人擔心。難道說天下父母上一輩就欠兒子的?含辛茹苦培養出來的人才是這樣的風骨嗎?不要家庭?不要親情嗎?   峰在省城又要買房子,老人動員哥幾個再給峰出錢。哥想再幫峰二萬,幾個兄妹也是想方設法再給峰兌錢。但哥又想峰在省城吃喝玩樂,現在又拋妻棄子,哥憑什麼再給你出錢。你為家庭,為老人做出過什麼貢獻?在外面你擺譜擺架子有情可原,在親人面前,在老鄉面前你再這樣行事做事!就太讓人傷心,太讓人看不起你的為人了。      新年的鐘聲已經敲響,哥和全家人衷心希望峰能反思自己,對得起百姓,對得起爹娘。母親今天來到哥家,老人說今年峰好歹別回來,讓我們能痛痛快快過個舒心年!弟呀!你看娘說的什麼話呀,每逢佳節倍思親,老鄉見老鄉,兩眼還淚汪汪,而你的親爹親娘卻對一個在外上學多年、奮鬥多年的兒子說出,好歹你不要回來的話來,爹娘心傷到何種程度,你知道嗎?   在這裡我要對在外讀書的大學生、研究生,博士生們多說兩句,無論你們在外混得多麼風光,千萬不要在老人面前、兄弟姐妹面前擺架子,不能對養你的爹娘育你旳土地看不起!一聲問候,一個電話,一絲微笑就能感動父母,感動家人,因為他們是你的至親,不求你幫忙辦事,只渴望互相關心!

| 21st Jan 2012 | 一般
 時光匆匆,有些總在不經意間間悄然改變了。老媽近日來總說膝蓋疼,懷疑得了風濕。我說:「媽,風濕是老婆子得的,你還沒老到那種程度吧!」她歎了歎說,「真的老啦,我自己知道,身子沒有以前好了。」   仔細回想,原來時間從沒有停留過。以前的老媽在我看來就是歌凶悍的人,有打壓一切的氣勢。我就是在她的強權政策下,成了百毒不侵的厚臉皮。我也一直堅持著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的態勢,一直跟老媽做這頑強的抵抗。漸漸地,我不在是唯命是從的小孩,我跟她爭吵,氣得她啞口無言。   高考考完,成績不是很理想。老媽說,你考的不好,再復讀一年吧。我當時就反駁,再復讀也就考出這樣,我要上大學去。出乎意料的,老媽並沒有像以往那樣的強勢的說我要你怎麼樣你就該怎麼樣,事情比我想像的順利的多。她依依不捨地送我離開,我的內心卻是興奮多餘不捨。我長大了,不在需要庇護和聽從。   離家的頭一個月期間,老媽幾乎每天一個電話哭訴她想我了。我總嘻嘻哈哈的說,我在家的時候你不是說巴不得我早些走,看著煩嗎?老媽你現在的樣子就跟小孩子似的。老媽說,你大了,不能像以前那樣吼你,不然你又不高興了。等你打個電話,就是等不到,還要我跟你打。   寒假回到家,老媽一個勁的說著她不如意的事情。我聽多了就有些不耐煩了。媽,你說一件事,你有必要整天整天的重複念叨嘛,都不閒煩的嗎,跟個老太婆似的。「你媽本來就老了,也不想出去玩就想說說話」好好,你說,我聽,讓著你還不行嘛。有時候,我還時不時的說兩句,你都一把年級了,都不知道自己照顧自己。   時間輪換,轉眼間,我們成了依靠。我們從需要照顧的孩子,成了父母的依靠。我要把自己變成強壯的大叔成為父母的保護傘,像曾經的他們那樣.

| 18th Jan 2012 | 一般
記我的爺爺幾多恩情事      這幾天,每當我獨自看到眼前的冰天雪地景象時,我就常常地會想到與冰天雪地有關的一些快樂或傷心的記憶往事來。而我此時最憶的,就是我的爺爺。   在我兒時的記憶中,每到這年關的前前後後,爺爺家裡是最為人來人往和出出入入的時候,也是爺爺一年之中最忙乎的時候。可以說,在爺爺家的大門外,總會時不時地就有外村屯的騾馬車停著,在爺爺的家裡,也就經常就有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陌生人進進出出,也經常就有我不認不識的人在爺爺家吃飯。這些來往的人們,有時就連爺爺和奶奶也都不知其血脈根系。   其實,我的爺爺在三十幾戶人家的山屯裡,並不是什麼大,小隊的頭頭,也不是借了兒女們出人投地或光宗耀祖的榮光。因為,爺爺的倆兒倆女,都是與村裡所有的人們一樣,每年每月,年年歲歲靠著土裡刨食過活的農民。要說不一樣的,那就是在當時,我的父親無論是颳風下雨,還是千里冰封,每天的早早晚晚都要往返五六十里的路程,去一處廠礦上班工作,當時被村裡的大嬸大叔們稱為是吃「細糧」的工人外,實在是沒有什麼可以用來讓爺爺這般風光的理由所在。然而,我的爺爺和爺爺的家裡,每年又總會是這樣地迎來送往著。而這些人們,又大多都會是一臉的痛苦,磨磨蹭蹭,拖拖拉拉和小心翼翼地走進爺爺家裡的人們,也會有被人攙扶著或用門板抬進來的。而走出去的那些人們,幾乎全都是一臉的燦爛,滿心的輕鬆,有自己走出去的,有不再讓人攙扶,自己試著慢慢走出去,只有那些不知深淺和天高地厚的孩子們,依舊被他們的父母抱著和那些傷得過重的人,還要在自己的親人幫助下,嘴裡說著千恩萬謝的話走出爺爺的家門。   我的爺爺有一手很過硬的推拿正骨的手藝,人們的土話都把這種手藝叫做「捏股縫」或「端骨頭」。從我記事的時候起,在我的印象中,爺爺幾乎就沒有「失手」過。   在每一年北風呼嘯,冰雪路滑的冬日時節,勞作的大人們和蹦蹦跳跳的孩子們,總會發生一些磕了碰了,傷筋動骨的意外。那時由於家家戶戶的日子都過得十分地「緊巴」,在生產隊辛辛苦苦勞累了一年,到秋天領口糧時,不在交錢就算很不錯了,哪還有閒錢到醫療站去花錢看病和治病啊。三里五里和十里八村的人們,一但傷筋動骨了,就大都會選擇到我的爺爺家來,找我的爺爺來給正錯了位骨骼。每一次爺爺都是既不收人家的一分錢,一份禮,還經常供遠道而來的求醫治病人的飯菜。因此,爺爺在世時的口碑,極好。   爺爺不僅手藝好,而且也很有自己的一套方式和方法。爺爺在給病人治病時,總是會根據患者的年齡,來進行心裡的疏導,或不要擔心和緊張的暗示。如果是給小孩子因大人一不小心的牽扯,而導致胳膊的肩骨或肘部脫臼,爺爺總會把話說得關切而隨意,似乎沒有什麼痛癢,就可解除他(她)的疼痛。即便有些不聽話,仍舊哭鬧著的,爺爺也是一邊用話語哄著,一邊用手撫著摸著,直到哭鬧的孩子放鬆了怕疼的心理,爺爺就會不失時機地一個抻拉,或是一個什麼動作,小孩的胳膊或其他擰崴的關節,都會很容易地就給正位了。就是對一些年老體邁的,爺爺也會先是說嘮一會兒家長裡短的開心嗑,講著天南海北的暢懷語,之後,才在身心都放鬆的時候,給病人治病。   在我的記憶裡,爺爺給人正骨,總是顯得很是輕鬆自然的樣子,看起來似乎不用花費任何的力氣的。無論是胳膊還是大腿,總能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完成,就好像病人的傷情,早就在爺爺的心裡一樣。不說是手到病除吧,可也算得上是幾句談笑之間的事情了。不過,有時也有讓爺爺花費一些時間為人治病的時候。記得那是在我上小學三年級,正是一個星期五,因為我唸書時每週五都是上半天的學,下午放假,所以我還記得起來。當時我正在爺爺家吃午飯,這時,就聽到大門外有馬車停下來時,車老闆甩鞭子的聲音。果不其然,接著就有六七個人,急急忙忙和慌慌張張抬進一個人進來,病人疼的是不住地嗨喲,奶奶是趕緊掀開門簾,讓人抬了進來,爺爺也是立馬把炕上的泥火盆往炕梢一推,旱煙袋往窗台一扔,就把炕頭給病人讓了出來。這位大概有四十上下年紀的男人,在抬重東西時腰扭了,看他疼痛難忍的表情,感覺傷得不輕。爺爺給這位病人治病,是花了很長的時間的,在我的印象裡,也是顯得很累的一次。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到了吃晚飯的時候,這位被人抬進來很重的病人,竟然能坐在爺爺的飯桌上,與爺爺談笑風生地吃飯喝酒了。在這裡我不敢妄言爺爺的手藝有多高明,但爺爺會根據病人的傷情,講出你的傷是檸的,還是挫的,或者是掰的等等,每一次都會讓病人心服口服。爺爺還能說出傷的部位有多少塊大小的骨頭,幾根大筋和小筋來。   爺爺那時給人治病時分文不取的,而且又會經常地搭上自家的飯菜招待病人及同來的人們。像這樣的事情,在爺爺家簡直是太經常了。爺爺為給人家看病治病,也經常會放下自家要緊的農活兒,十里八村親自前往那些傷勢過重的病人家裡登門去治病的。那時的報酬,只是一頓農家簡單隨便的飯菜,與平常所不同的就是會有幾口酒喝而已。其實,在我記憶裡,爺爺的酒是不斷的,那時每天只晚飯時喝,一頓只喝三盅,幾乎日日如此。再後來,爺爺就是一日三餐,餐餐必喝,頓頓三盅,一天也不過只是三兩左右。那時,由於我的爸爸在年節時候,都要孝敬爺爺的酒,爺爺自己也會偶爾收到幾瓶酒的,另外,爺爺自己也會背著奶奶,存留的一點「私房錢」,悄悄地到供銷社買回斤兩的酒回來。那時,幾乎都是以散白酒為主。爺爺的喝酒不斷,就是因為每次每頓喝的雖勤,但卻少,有時常會有酒的來路的一個原因。那時,就是成家另過的叔叔,也會不時地趁爺爺不在家,偷偷地喝上幾口,解解饞的。爺爺的另一個不間斷的,就是每天喝茶。這兩個習慣,一直陪著老人家直到老去的時候。平日裡,爺爺又是一位很勤勞的老人,老人家每到冬季時節,每天總是要到南山上去割那些荊條和一些枝柯,用作冬天生火做飯和取暖的柴火。幾乎就是天天如此,日日如此。爺爺家用來過冬的柴火之多,在屯子裡,就是輕年人家,也是要佩服的。可為了給人看病治病,爺爺是什麼都放得下的人。記得一次已過午飯的時間了,按照以往,爺爺早已回來吃飯了,可奶奶在家裡,把飯菜做好,熱了幾遍都不見爺爺回來,就讓我到爺爺每天都在那裡打柴的「大南溝」去叫爺爺回家吃飯,可我找遍了整個南溝,我都沒有看到爺爺的身影。等到了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還是不見爺爺回家,把我們家都急夠嗆,四處地打聽,屯中的人們都說沒看到。那一次,幾乎驚動了全屯的家家戶戶。可當在滿天星斗之時,爺爺他笑呵呵地邁進了自己的家門,一問方知,原來爺爺是去了十幾里之外的一個地方,給人看病去了。   我的爺爺雖是一個鄉村裡尋常的老人,但老人家卻能識文斷字。我小的時候,爺爺就經常給我讀小畫冊,那時我把小畫冊叫做「小人書」。也給我講一些神靈鬼怪一類的故事聽。爺爺的眼力與他的記憶是一樣的好,就是在老人八九十歲的時候,也仍舊是耳不聾眼不花,思維也清晰,就是在爺爺謝世時,仍是自己行動自由。   爺爺總是一副和藹面善的模樣。下顎處總是留有著隨其自然銀白順流的鬍鬚,嘴角兩邊是標準的一抹銀白的八字鬍,遠望近瞧,都是一副幸福安康,慈眉善目仁者的神態。脖頸上也總是喜歡懸掛著不知哪朝哪代,從哪裡得來的一串佛珠垂於胸前。在平日裡,爺爺他很是喜歡乾淨的老人,不僅衣著利落得體,每天他的頭和腳是必須要洗的。再後來,每當我有時間回到老家去看望爺爺奶奶時,我總是搬過爺爺的腳,給爺爺修剪腳趾甲,還有腳踝處的厚厚硬硬的老繭。每一次給爺爺修腳時,爺爺總是笑呵呵地叼著他的煙袋鍋,一副怡然自得暢快的神情。嘴裡會經常地說道:「我大孫子給我修一回腳,我得舒服大半年。」   爺爺對我這個大孫子也真就是好。我一個人在外漂流的那一段漫長孤苦的日子,當時的通訊不像現在這樣便利,一個電話,就可便知情況如何。當時已是將近九十高齡的老人,還要不顧路途的遙遠和天氣的酷熱還是嚴寒,一個人,一路之上徒步十幾里,再坐車來看我,他的大孫子。每一次我都勸老人家不要一個人出來,可爺爺總是笑呵呵地說:「沒事,我知道自己的壽命,不用替我擔心。」眼下,又是冰天雪地年來時,望著眼前冰雪的景象,怎不讓我思念起曾無比關心和疼愛我的爺爺。   爺爺走的那一年,正是奶奶謝世的第三年,也是我和爺爺在叔叔家的那間偏房裡過的最後一個年。我又怎能想得到,就在我回到單位不到一星期,爺爺卻已與我陰陽兩隔,入土為安了。可我知道,爺爺他不會為安的,因為那時的我,仍是在孤苦飄零著。疼我愛我的爺爺呀,此時,在我敲打這篇文字之初,我的心就是緊緊的,當我敲打即將結束的時候,我也早已雙眼淚流了,眼前已是一片的模糊。新年就又要到了,我不能跪在您的墳前,給您焚幾把紙錢了,這篇文字,就算大孫子我對您的孝敬吧。

| 5th Jan 2012 | 一般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