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明明落筆素靜,敷色單純,但素淨中卻透著不動聲色的奢華,單純中又顯出漫不經心的繁複。 因為有了你,時間漸漸便得不聽話,你在,他就像七月中的流星-稍縱即逝,你不在,他就幻化為心中所繫的毫髮-無窮無盡。 可能有了你,花蕾輕輕的綻放,卻在不經意間逝去,如美麗的千紙鶴,在生命的天空中,踩著雲彩飛過,雖然只留下淺淺的痕,卻深深烙在我心中,譜寫永恆的經典。 只要有了你,有了奔放熱烈,矜持與高貴,素淨與淡雅,厚重與質樸,不願淨淨得等待想要出發,去尋找共同的未來,能擁有你能攜帶你,能捧著你是我一生的快樂。 你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 你是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音響。 你是一種不需要對別人察言觀色的從容。 你是一種終於停止了向周圍申訴的大氣。 你是一種不理會哄鬧的微笑 你是一種洗涮了偏激的淡漠 你是一種無須聲張的單純 你是一種並不陡峭的高度 我想啊,其實我就是一條淒美的魚,沒有眼皮,不能迴避的想你,我願做一條簡單而幸福的魚,簡單到極致是最大的幸福,一天到晚游泳的魚啊,永不停游,一天到晚想你的人啊,不曾回頭,不問天長地久,因為我的愛覆水難收。 你一定嘗過魚的眼淚,海水為什麼那麼鹹。 雨水或者冰凌沿著頭頂的矮矮的屋簷瓦躺著,任那斷筋玉碎般的聲音在耳畔下不停的叨響,像叨響那扇沒秒的幸福之門。 無端的借走幾分光明,讓你不能再我身邊惡作劇地抹去幾筆滄桑,唯有鬱鬱蔥蔥的籐蔓長長地爬上屋簷或者樹幹,我才不知不覺的生成一種無奈,於是決定踹上你的祝福和心情踏上那漫無邊際的人生路。 一顆不安分的心哪裡還容得下片刻的依戀之情。你的眼睛發出幾分深藍,幾分燦爛的目光,待我暮然驚在萬千人中尋找你的足跡,它就越發光芒,不泛半點的美麗與動人,深深的引領著我,引領著我來到你的身邊。 漸漸地,在屬於我的詞彙裡有多了假如二字,美妙的風鈴又牽著我產生無盡的思緒。 假如我…… 假如你……

| 5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那是幾年前的一個盛夏,剛參加工作的女兒,遇上單位裝修放假回家,三個月無休止的等待,讓她寂寞不堪。一天,她去散步,在北市場捧回三隻毛茸茸的小雞。 那三隻剛剛離開雞媽媽的小雞,到樓上很不適應,唧唧地叫個不停。女兒把它們放在一個紙箱裡,放一些米粒和清水,那三隻小雞吃了一些米粒,有兩隻依偎著睡了,可那只白色的小雞還是叫個不停,它一邊叫著,一邊煽動稚嫩的翅膀,想飛出紙箱。女兒把那隻小雞放在紙箱外面,它很是不停地叫著,四處踏尋,樣子很是可憐。 那天我感冒了正在掛點滴,仰靠在床上的陽光裡,我讓女兒把小雞捧給我,小雞在我的手中,用一種審視的眼光看著我,叫聲放低了一些,我把小雞放在掌心,輕輕撫摸它的羽毛,慢慢的,小雞停止了叫聲,安靜地趴在我的手掌心,很愜意的樣子。為了防備小雞拉屎,我用一張十六開的紙放在胸口上,把小雞放在上面,小雞很聽話地趴在我胸口的那張紙上,它視乎找到了一種暖意,它輕輕地啄著我胸前的紐扣,還用小爪子彈著腦後的羽毛,他一直在我胸口的那張紙上,享受著陽光般的暖意,後來,它竟睡著了,很舒服地伸著小腿,樣子乖巧可愛。 那個點滴一直掛了一個多小時,那只白色的小雞,始終在我的懷裡,很享受、很安靜、很快樂地依偎在我的懷裡,他找到了一種母親般的感覺。 母親是一種奇跡。母親的手柔柔的,輕輕地撫摸,陽光就在指縫間流淌;母親的心是熱的,總能在善良中燃起一束溫熱,暖著風中的疲憊和憂愁;母親的胸懷是寬廣的,裝著高山大河,也裝著小草花朵……小雞在我的懷裡,找到了依靠和溫暖,找到了母親的感覺,看來,天下母親的味道都是一樣的。